搜索
查看: 2782|回复: 0

让我爱着隐隐作痛的徐岙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1-20 11:27: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龚崎现 于 2012-12-19 21:16 编辑

照片 191.JPG

让我爱着隐隐作痛的徐岙底
■文/龚崎现
徐岙底,从一开始我就喜欢,毫无理由地爱的方式可以叫做“享有”的爱;爱,也可以相濡以沫地相处,这样爱的方式可以叫做“占有”的爱;不管怎么爱,爱是不应该受谴责的,这是普遍受人性认可的人之常情。对于徐岙底来说,龚崎现希望的是想“占有”地去爱,那是龚崎现涉世之初的事情。结果很无奈,在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情况下,我只能忍痛割爱了。那个时候徐岙底的房子还不是很贵,但是那个时候的龚崎现还是买不起,只是觉得这个地方的这些老房子真的好美,走在那些石子路上特有感觉。当时龚崎现就想,如果可以在徐岙底买个老房子,让自己住在这里,真美!

徐岙底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地方的名字,就在龚崎现每次回老家的路上。
这个地方虽然有个“徐岙底”的村名,但是村中的居民却不姓徐,而姓吴。
据记载,宋宣和年间,方腊作乱,徐震(泰顺仙居人)率兵抵抗,不幸牺牲,在扶柩返乡的途中,经玉溪(今徐岙底前面的溪流)时显灵,天降甘露。因此地久旱而歉收,此后却连年丰收。于是村民将这个块地方命名为“徐岙”(也称“徐岙底”),后村民有为其又在村中立祠祭祀。

可见,自唐朝就把耕读家风带到泰顺来的吴姓人家,保留了屈己待人的优良品质。
徐岙底吴氏系新山(古称“库村”)唐谏议大夫(西汉置谏大夫,掌议论,属光禄勋。东汉改称谏议大夫。隋、唐隶门下省,掌侍从规谏)吴畦的后裔,吴畦五世孙吴承褚由库村迁居筱村柏树底。越几世后,承褚后裔吴莱羡徐岙“曲径坦途,引人入胜,崇峦叠嶂……自成幽秀。”于宋端平三年(1236)自柏树底析居徐岙。从此,筱村吴姓代出群英,簪缨相继,成为当地显族。
也因此,才有今天我们看到这些让人惊讶不已的古民居群落。

古民居,律动着悠悠岁月的美丽旋律;古民居,述说着滚滚红尘的精彩故事;古民居,承载着乡土中国千百年的历史记忆。
这么美的东西,龚崎现不会因为曾经不能“占有”而遗憾;这么美的东西,龚崎现会因为“享有”而欣慰。我会在回家的空隙里去看美丽而神奇的徐岙底,我会在带朋友去泰顺的时候极力引荐徐岙底,我还在远在千里之外的异地他乡梦回徐岙底。
徐岙底的美是独特的,徐岙底的美不仅因为历史悠久的古民居,她是一个人居的经典案例,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一个样板,更是一个耕读文化的活化石,如果袅袅炊烟还依然如故的话。

我就这样一厢情愿地喜欢着徐岙底,我就这样无怨无悔地爱着徐岙底。
后来,徐岙底慢慢出名了;后来,来看徐岙底的人越来越多了;再后来,徐岙底……
徐岙底,注定是个大家闺秀,虽然她不再年轻,但是她高贵的气质和高贵的存在,在这个快速推进城市化进程和城乡一体化发展的时代,她必然要面对坍塌、败落、腐朽、荒弃,乃至蹂躏的可能。这不只是徐岙底的问题,这是整个社会文物保护的问题,是发展和历史的问题,是经济和文化的问题,是人类和自然的问题……
反正,这是个问题。

这个问题让龚崎现隐隐作痛!
古民居这个“让人喜欢让人忧”的大家闺秀,在这个时代正面临着“养不起”的窘境,而“养不起”是一个复杂的理由,其背后是不便言说的“利益”在作怪。

如果没有利益的驱动,这些老态龙钟的古民居早就寿终正寝了,哪有我们这些好奇的看客一睹尊容的机会。问题就在于因为她是大家闺秀,是大户人家缔造的产物,才在今天让人觉得一定要“保护着”让她依然在风雨中站立下去,以好让人继续欣赏、以好让人觉得我们丰富的传统文化还活着。
问题是,谁来保护?
保护好了以后,谁来受益?
有人可能会说了,谁保护谁受益。

这个自然不容易办到,因为这些古民居都是有产权人的,如果谁要保护这些古民居首先要解决产权的问题。我们可以假设通过以下方式获得古民居的保护权:
第一,买断房子。但是政府“有关部门”会同意吗?一般的古民居聚集地都是文保单位,需要经过很多“有关部门”的同意才能动;其次,这些古民居都是由很多户人家组成的,其中有人不同意出卖房子,怎么办?再说了,房东知道房子值钱了,故意瞒天要价,怎么办?

第二,租用房子。这样的方式一样存在有人不愿意出租的情况,就有人这么拽,你能怎么样?要么死贵地把这些“破房子”租给你,你不是觉得这是宝吗,宝当然奇货可居,当然贵;要么我就这样让房子烂着,反正也没人住了,自己的东西爱怎么着就怎么着,你管不着。

第三,强权执行。这个就看当地政府的决心了,勉强点强买强卖倒是可以理解,毕竟是为了保护文物嘛,如果太强硬大概不行,毕竟现在已经不是清朝了。

当然,办法还是有的,所谓的办法总比困难多嘛。
总体来说古民居保护需要:国家重视,地方努力,群众支持。
不要说,古民居保护,国家肯定重视,且是相当重视;地方自然也努力了,问题是地方往往也是力量有限,再努,这个力还是不够;群众自然也支持,这个东西是我的,你们都来关心了,还说要保护,我自然是举双手赞成,只要别把我的东西抢走、只要不会牺牲我的利益,你们怎么好就怎么搞,你们搞去。 
说搞,容易;真搞,就难了。

说来说去都是票票的问题,一是开始搞就要涉及到票票的问题,二是搞好之后有了票票怎么分的问题。这个票票的问题不打开天窗说亮话,不行。说白了在这个经济社会,有好项目搞到票票还不是难事,关键还是看办事人的决心和利益怎么分配,有能人自然可以解决这些问题,让古民居健康地活下去,活出精彩,活出GDP,活出民族自豪!
有人可能会说了,龚崎现你这么爱徐岙底,那就你来搞呗。

这个问题如果是真的话,让我好好想想看,这可是大问题。让小人物考虑大问题本来就是很为难的事情。目前,龚崎现还是喜欢远距离地爱着徐岙底,在她“建在”之前多去看看,多多为她祈福,希望这个世间早日出现她真正的主人,帮我们好好伺候她,让她有朝一日王者回来,惊艳天下。

我知道时间不等人,我看到了徐岙底的老房子正在倒塌……
我知道岁月不饶人,我看到了其它像徐岙底这样的古民居正在发春……
我知道徐岙底是一笔财富,我看到了那些游客们眼神里的崇敬和无奈……
我知道徐岙底是一个品牌,我看到了太多太多地方因为旅游产业带来的改变……
我知道的很少,我看到的也很少。更多的是我不知道的和我看不到的,好比我常常看不到悠悠的徐岙底、好比我常常看不到潺潺的玉溪水。

我不知道当地政府是怎么想的?我看不到地方政府对徐岙底乃至地方旅游产业的战略规划。
我不知道当地民众是怎么想的?我看不到他们面对老房子的老去有什么具体的行动。
我不知道有关部门是怎么想的?我看不到有关部门怎么统筹规划整体产业链。
看不到,不等于没有。是的,也许龚崎现只是没有看到。
龚崎现只是看到了老房子正在慢慢成为危房,然后再慢慢地倒塌,最终把房子还给已经逝去的房子当初的主人,把土地还给大自然,一切回归平静。
龚崎现:浙江温州泰顺人,知深策划人(知道深)、研究员、主攻策划,旁及平面设计、培训、书法、写作、专业市场研究、中国传统文化研究等。现为中国品牌研究院研究员、中国温州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文化信息协会会员、中国艺术研究院文研中心创作委员、江苏省青年书法家协会会员、上海特地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策划、意尔康集团《鞋道》杂志副总编、财富天下网高级顾问,成功者品牌系统(SBS)创建者、品牌建设系统(BES)创建者。著有诗集《远方的痛》、书法专集《水墨年华》、爱情诗专集《从秋天到秋天》、书法专集《江苏当代青年书法家龚崎现卷》、散文集《窗外有盏路灯》、平面设计专集《上帝看上的设计》等。
★龚崎现原创文字,刊用请联系作者,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龚崎现联系方法:E-mail:gongqixian@163.com  qq:623890813
■龚崎现新浪微博:http://weibo.com/gongqixian
■龚崎现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kuaileshuyuan


照片 192.JPG 2011年8月21日徐岙底-1.jpg 2011年8月21日徐岙底-2.jpg 2011年8月21日徐岙底-3.jpg

该贴已经同步到 龚崎现的微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