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2605|回复: 0

三千挖银人,四千过往客——泰顺龟湖明代矿工后裔的“白银之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1-6 22:38: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37973280_副本.jpg
泰顺龟湖有银矿,不过早已废弃,无独有偶,龟湖还是世界叶腊石之都,贮藏量竟然高达一亿多吨,银矿所在地——白岩村最近更名白银村,使很早就退出人们视野的白银矿重新浮现。

从温州市区出发上高速,那是赶路,汽车在分水关下高速进入省道,就可以一路欣赏风景了,汽车拐入到龟湖的乡村线路才算真正融入风景之中,山道弯弯,枫叶是红的,层层梯田是金黄的,有在田里收割晚稻的农民,有懒洋洋啃草的黄牛,知名和不知名的山鸟在树丛间跃进飞出……深秋时节在这条山路上行车与慢步观景无异。我这样叙述的目的是告诉读者,去龟湖是一路的风景,路途漫长但并不单调。我们在汽车引擎轰鸣的回音中来到原来的龟湖镇所在地,现已改为仕阳镇龟湖办事处,这座曾经闻名浙闽的古镇坐落在一片群山环抱的平地上,倒也有一定的规模。在小镇上,中饭我们吃到了美食“笑脸”(猪头排)和一些很有特色的当地菜肴后,就驱车到废银矿遗址——
“七洞门”和相关传说
白银矿遗址位于一处叫五桐洋的山场,那是一座座坡度很陡的山峰,在陡坡腰部凿了一条盘山公路,风景依旧壮美。随行的白银村村干部王仁苗介绍,这里是泰顺与福建交界之地,两省三县流水交汇成溪名叫交溪,交溪因此也成三县天然的分界线,一声公鸡叫,两省三县听得到,对面的山便是福建地界了。
白银矿遗址保存最完整的就是“七洞门”,七洞门位于公路下的陡削石壁上,我们站在公路上透过阔叶林往下看隐隐有人工挖凿出的几个石洞,但无法下去。王仁苗介绍,要从下面往上爬。重新驱车到山谷底下,我们从一条若有若无的小山径向七洞门缓攀,遇险峻处就只能贴着山体艰难攀爬,累得我气喘吁吁,可一想到数百年前的矿工曾肩挑重物在这条山径上上上下下不由肃然起敬,他们背井离乡荷重为人们挖掘运输财富,该在这条山路上留下多少信息啊。这是一条运输白银矿石的财富之路,这样想着,我竟然无端地快乐起来……我们攀缓了约摸一个小时,一排石洞赫然呈现眼前,也诱发了我无限的遐思。一共七眼洞,大小不一形状各异,有扁长型立洞,仅容一人进入,有敞口洞,三五人可同时出入,还有两眼只掘数米的废洞,想是古人发现掘偏矿脉而放弃的吧?岁月在这些人工古洞上留下深刻的印记,风化后的石洞显得圆润而沧桑,恰好一缕透过云层的阳光直射到这排洞口上,泛起一丝银色的光晕。
当地人叶绍钳对五桐洋的银矿洞分布可谓了如指掌。叶绍钳从9岁开始就在这片山场上放羊,亲近过几乎所有的矿洞。叶绍钳介绍,总共有30多个洞,分布在各处石壁上,深浅不一,在山上放羊时如遇暴雨,他就赶着羊群到洞里避雨,有几个洞容纳几十只羊一点也不逼仄。他还曾在一个矿洞里捡到一柄锈迹斑斑的铁榔头,后被一外乡人以5元钱买走。有几个无底洞他至今都没下去过。王仁苗接着介绍,所谓无底洞可能是银矿的通风洞,几个不同方位和高度的洞之间形成对流确保矿内空气流通,在无鼓风机时代,这个办法也是古人采矿的伟大创造发明。有个无底洞位于七门洞的附近。叶绍钳当向导领我去一探究竟。是一处陡壁,陡壁上长满藤蔓,我们借助藤蔓攀缓上去,我霎时感到一股强劲的风往我吹过来,叶绍钳介绍,这风便来自无底洞。叶绍钳在前我在后迎着强风进洞,前行十米左右是向下走向的竖洞,洞内膻臭味扑鼻,叶绍钳说,洞内栖息着无数的蝙蝠,这是蝙蝠粪便的气味,竖洞口放置着竹栅,那是防止探险者误入无底洞以致酿惨祸。叶绍钳介绍,当地曾组织几位大胆力壮的年轻人对这个无底洞探过险,但他们沿缆绳下洞四十多米也未触底便胆怯了,因此这个洞具体有多深至今还是个谜。

我回到七洞门,王仁苗向我们介绍“银窝”,银窝便是被取走“银蛋”后留下的痕迹,在洞壁上遍布着大大小小的“银窝”,有些“银窝”容积庞大,这些“银蛋”估计重量均应在一吨以上,真不敢想像,这个银矿矿脉竟然以上吨的高纯度的矿石蛋的形态存在。
三千挖银人,四千过往客。这句话在龟湖流传了几百年时间,描述的便是银矿鼎盛时期的繁荣景象。明景泰年间,龟湖被勘探出丰富的白银矿藏,便招募矿工进行开采,并专门设立监矿的太监府,冶炼炉林立。据泰顺县政府官员吴思妙介绍,龟湖及周边村庄开垦如此多的梯田实乃冶炼白银配套设施,明代炼银工艺非常有趣,将矿石磨成粉末与糯米粉和成团晒干,然后放入冶炼炉进行冶炼,再经过滤获取纯银,这些梯田是专门种植糯稻用来炼银的。龟湖古镇因银矿而诞生而繁荣,七千与银矿相关的人员和无法计数的各类从业者汇聚这里,因银又派生出许多财富,古老的浙闽茶盐古道亦进入全盛时期,如果一切按常规发展下去,龟湖是什么规模谁也说不清。据史载,明代银矿场局设在平阳,因矿产资源日渐枯竭,朝廷进行局部封矿,贡银产量锐减,但银税没减,为了抗争,最后导致了一场在明朝中叶影响深远并促使泰顺分疆立县的农民矿工起义。最致命的还是那场史无前例的特大矿难。
王仁苗指着七洞门一处坍塌的石壁说,据老人代代口传,这里是最大的洞口,可以进出矿车,矿洞深处有一个空间硕大的石厅,足有200来平方米,里面石灶石凳石桌石几齐全,在各处矿洞中挖矿的矿工都到石厅里吃饭休息,想来是热闹非凡的,是一次大塌方改变了一切。王仁苗指着山梁的断裂处说,这是一次塌顶式坍塌,被掏空的山体无法承载山脊的之重,于是酿成这次塌方,这也许是世界矿难史上最惨烈的一次矿难了,据代代相传的传说,这场坍塌声响传到数里之外,在矿洞里挖矿的矿工只有极少数人逃出来,这座银矿从此也彻底报废了。叶绍钳说,他常常听爷爷指着残存的洞口说,里面还埋着几千人呢。矿难发生后,外边的人想方没法进行施救,无奈塌方量太大,施救工艺简陋,一筹莫展,眼睁睁看着矿工被埋葬在山体之中。据说,坍塌后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外边的人还能隐隐听到里边发出叮叮当当的矿工自救声音。当地人传说,每逢阴雨连绵天气,五桐洋山场还会隐隐约约传出叮叮当当的铁榔头声和矿工的呼救声呢。现居住在银矿周边村落里的村民有许多是在矿难中幸存下的矿工和冶炼工人、白银工匠的后裔,至今还保留有秘而不宣的家族绝技,在叶腊石雕刻工艺留下白银首饰匠的技艺。
王仁苗介绍,省第十一大队对五桐洋银矿遗址进行深层探勘,发现稀有金属矿苗,这座老矿还是宝地,现代采矿不会破坏山体,老矿洞还可以保存下去。
精心打造“银矿圈”
银矿废弃了数百年,矿工后裔还在守望,希冀有朝一日,这里还会重现辉煌的“白银时代”。他们珍惜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石。
他们终于迎来更加辉煌的叶腊石时代,当白岩(白银)、龟湖、新湖三个村被探测出有上亿吨的叶腊石储量时,新一轮的繁荣便也即将开始。王仁苗说,祖祖辈辈都说,我们这里的山是宝山,一挖开山的表层就见宝。这本只针对银矿而言,大家司空见惯的叶腊石长久以来是分文不值的顽石。叶腊石成为宝贝是最近几年的事。王仁苗讲述了一段逸闻:上世纪五十年代末,中国地质大学的一队师生到龟湖勘探,他们主要是来探测叶腊石的贮量,其中一位名叫陶秀珍的女学生特别引人注目,她热情活泼,短短一个月时间,几乎全村人都认识了她,她与队友们每天早上扛勘探包出去,傍晚扛着重重的一包石块回来,村民们甚是好奇,问她将这些石头扛来有何用处,陶秀珍总会笑吟吟的说,这些石头可是宝贝啊,别地没有的。一天午后,村民发现这支队伍归来时缺少了陶秀珍的身影,队员们则面带悲戚,原来陶秀珍在一处叫做龙旋潭的地方出事遇难,由于当时龟湖交通不便,陶秀珍的遗体被安葬在龟湖村口那道美丽的山梁上,陶秀珍的年轻热情活泼永远定格在这里了。
“陶秀珍与石都同在。”王仁苗动情地说。一段时间里,叶腊石遭到掠夺式的开采,后来政府部门进行及时制止,现已变得有序了,市政府还在龟湖成立叶腊石文化创意园,大大提高了叶腊石的品位,身价爆增几百倍甚至上千倍。
明代银矿,世界叶腊石之都,人文古迹,自然景观,一经组合就显得异常厚实,开发旅游富有含金量。
交溪是一条很有趣的溪流,两省三县赋予它特殊的地理意义,福建人沿古茶盐道跨过交溪见到的第一处景点是“牛上天”,相传一头黄牛意外得道,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升天成仙,牧童见状感到不妙,随手抓住牛尾巴欲拉住黄牛,于是跟着黄牛一同升天进入仙列……这是个反常规的神仙传说,因此在周边知名度很大。牛上天是片岩坦,牧童在岩坦上留下的左足印很明显。这个传说也很有寓意,我们善待异类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报应呢!古道掩没在杂草和柴丛之中,光滑的路石已不再平整,艰难穿行一段后到“牛头颈”,一岩壁上有石刻,字刻模糊。王仁苗介绍,这处石刻相当于一张藏宝图,要求解读者跑到交溪取水又跑上来泼上石碑,石碑会呈现字迹和图案,你快速通读和理解内容后便能按图索骥寻到宝藏,这可是一位太监私自藏下的一批价值连城的宝藏呢。王仁苗说,这个传说在周边流传甚广,听说我村里也有人尝试过,但谁也无法办到跑下取水跑上泼水这个过程,想想这是古人设置的并无多大恶意的陷阱。不过这个传说还是极有诱惑力的。王仁苗介绍,这条古道一直沿用到上世纪八十年代通公路之前。跨上山脊是片平坦,这里是明太监府遗址,是龟湖银矿的监督管理中枢,可以想像,这些锦衣阴阳人居高临下望着源源不断的矿工民工将成锭成锭的贡银送进太监府,他们扭曲的心态会得到暂时的扶正。王仁苗介绍,太监府在文革前还保留有残垣断壁,石灰夯成的地面寸草不生,后来,墙壁没有了,石灰地也被村民垦种庄稼了,现在则一片荒芜,杂草疯长。
以七洞门为中心,向周边放射,是一组非常有趣的自然人文景观,民间传说逸闻轶事俯首皆是,形成龟湖银矿独特的风景。叶绍钳讲述了一则银矿坍塌的传说式版本:罗隐流浪到银矿,遭尽白眼,只有大石厅里烧饭的大嫂同情他,给他盛饭菜,这令落魄的罗隐深为感动,其时,唐代罗隐已非凡胎,他本是来渡矿工劫难的,但见人心冷漠便打消这一念头,见做饭大嫂善良,要救她性命,罗隐对大嫂说,如果有一天,你见一只五彩鸟到大厅里抢食饭粒后飞出洞你就跟出来。一天午饭时,大嫂见一只五彩鸟抢食饭粒,众矿工扑打它,五彩鸟仓皇逃出洞,大嫂突然想起流浪汉的咐嘱,立马放下手头活奔向洞口,刚出洞口,身后瞬刻传来轰隆坍塌声……
以上这一切都是开发龟湖银矿旅游的自然人文内容。王仁苗说。
开发旅游却从龟湖村开始。当地一位在杭州做石材生意的名叫游立寿的老板要投资开发龟湖旅游资源。名龟湖却无湖这是一个缺憾。游立寿投资千万打造“龟湖”,在村口筑了一道水坝蓄水成湖,建造一座单跨长达40.3米的龟湖廊桥。每逢夜幕降临,廊桥彩灯闪烁,远方是夜空,星星闪烁,恍惚间,不知桥在天上还是天在桥下呢。据了解,龟湖单凭这座结构恢弘的廊桥就吸引游客纷至沓来,品本地菜肴逛叶腊石市场,夜赏廊桥风姿。龟湖旅游初上路就有不俗表现。
龟湖及廊桥是旅游开发的首期项目。王仁苗介绍。第二期项目是村口山垅上的长廊,现已成雏型,站在长廊上远眺极目舒,弥目叠翠,山峦层次分明,蓝天伸手可触,赏不尽的人间美景。长廊紧挨廊桥相映成趣。陶秀珍的墓葬也融入这组景观之中。七洞门及周边、茶盐古道到太监府是三、四期项目。龟湖旅游项目结构也够恢弘的。
明代矿工后裔的守望有前景,他们期待着“白银之恋”有个完满的结局……
(来源:中国廊桥网 徐贤林 梁建国 周汉祥 文/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