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2563|回复: 0

廊桥之乡:寿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1-26 23:00: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提要]  寿宁地处闽浙边界,素有“两省门户,五县通衢”之称。走进寿宁,就如同走进世界木拱廊桥天然博物馆,让人在跨越时空的感叹中发现无数惊奇———在廊屋里打牌、看戏、聊天更是当地人的一种时尚,使得寿宁人的生活因为廊桥的存在而越发精彩起来。
 
W020141124512495216190.jpg
  寿宁地处闽浙边界,素有“两省门户,五县通衢”之称。明代著名通俗文学家冯梦龙曾在寿宁任知县,著有《寿宁待志》一书,记录了寿宁的政文概貌人文风情。坐拥数条出省交通要道的山城寿宁,在文学家笔下留下了不少传奇,其中廊桥大多扮演着重要角色。廊桥,让这方山水独具风格、底蕴深厚,增添了厚重的文化色彩;廊桥,浓缩了千百年的乡土文化发展史,为寿宁赢得“世界贯木拱廊桥之乡”的盛誉。走进寿宁,就如同走进世界木拱廊桥天然博物馆,让人在跨越时空的感叹中发现无数惊奇———
  珍稀的文化遗产
  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木拱廊桥,也称虹桥,专家在学术研究中叫做“木拱廊桥”,人们曾经以为此类桥梁早已绝迹。令学术界无比欣喜的是,自北宋覆亡后与干涸淤死的汴河河道一起被历史的尘埃湮灭了的虹桥及其技艺,900多年后却在福建东北部的寿宁山区被大量发现。这里的木拱廊桥,虽然外型与《清明上河图》中的虹桥不完全相同,桥上有“屋”,如桥似厝。但结构相似,技术相同,在数量、技艺、文史资料等诸多方面均在全国廊桥中独占鳌头,拥有众多木拱廊桥的寿宁就是一座不加雕琢的木拱廊桥天然博物馆。
  已被人们称为桥梁史上活化石的木拱廊桥,是中国传统木构桥梁中技术含量最高的一种。2004年桥梁权威专家唐寰澄教授专程到寿宁进行考察,并走访了建造廊桥的工匠郑多金,对寿宁廊桥给予了高度评价和关注。他在所著的《中国科学技术史·桥梁卷》中称:“可以说是世界桥梁史上绝无仅有的一个品类”。著名乡土建筑专家、清华大学陈志华教授认为,木拱廊桥有几百年的历史,独特的结构,作为世界文化遗产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南京大学建筑系教授赵辰考察后,称木拱廊桥为山地人居文化遗产,并制作桥模型参加’2002上海双年展。
  位于县城区的“国保”廊桥登云桥
  悠久的传承历史
  令人费解的是,木拱桥没有柱脚支撑而其结构不用钉子,也不用铆,完全靠它自己本身的强度、摩擦力和直径的大小、所成的角度、水平的距离等形成,承受载重量却不坍塌。寿宁的木拱廊桥工艺回答了这个问题。目前国内尚健在能独立主持建造大拱跨贯木拱廊桥的唯一主墨桥匠,就是寿宁的郑多金老桥匠。
  现年已八十高龄的郑多金是廊桥工匠的第六代传人。历史可以追溯到寿宁小东村造桥工匠徐元良于清咸丰七年(1857)造浙江省泰顺县薛宅桥起,当时徐元良传至第四代曾孙徐泽长,技艺已卓绝非凡,在闽浙两地承建了不少廊桥,也带了很多学徒,其中唯有隔邻的东山楼村人、表弟郑惠福(郑多金父)可独挡一面,且为人憨厚,做艺踏实,遂将技艺传授给郑惠福。从此,郑惠福就正式成为构建贯木拱廊桥的第五代传人。惠福师傅亲手构建的民房有86栋、廊桥11座。不论建屋造桥,因其绳墨准确、架构规矩、手艺精湛而名闻遐迩,足迹遍布闽东浙南各乡村,因而其长子郑多金年轻时就随其父参建民房和廊桥,得到了父亲的真传,于1967年独自主持建造了本县下党乡杨溪头廊桥。
  近年来郑多金和胞弟正在寿宁县因电站建设需异地搬迁的长濑溪廊桥、张坑廊桥的重建工地上忙碌着。他希望在有生之年,能从实践中让胞弟领悟真谛精通此艺而成为建造廊桥的第七代传人。
  全国木拱廊桥中单拱跨度最大的下党鸾峰桥
  奇特的民俗内涵
  事实上,在寿宁乡间,廊桥已远远地超出了纯粹作为桥的功能了,它其实结合了桥、亭、庙等建筑的功用。除了官方所建的红军桥及杨梅州桥文革期间神龛被毁外都设有神龛,供奉的神像很广泛,有观世音菩萨,也有关帝爷、文昌帝和财神爷赵公明,还有一些是只有当地人才知道的神明,比如黄三相公、马仙等,喜佛者敬佛,喜神者敬神。
  每年的正月是祭祀最隆重的时候,每当这时,乡民们从四面八方汇聚到桥上,依次进行祭祀,摆上一整只猪头,奉供茶、酒,添几盘菜肴,上几炷香,磕头作揖祷告祈福。虔诚的乡民既祷告廊桥的平安,又祈求来年的风调雨顺,合家团圆如意。平时,每月的初一、十五也常有人行祀。在都市人眼中,这样的祭祀场景可能让很多人感到惊奇,但乡民对神灵的崇拜如同对乡间习俗的依恋,已成为他们平淡生活的一部分。
  红军桥底拱
  和谐的沟通载体
  寿宁山区的廊桥实为桥与屋紧密结合的建筑,桥上的廊屋既可以保护桥体的木结构不受侵蚀,又可为路人提供避风遮雨、避暑纳凉、歇脚停担之所,甚至成为人们交流信息、易换物资的肄市,它的交通功能和人情味已经密不可分地结合在了一起。
  廊桥上的廊屋里,有着许多人性化的设计,诸如木板床榻、板凳及桥旁泉水台等,就使路过廊桥的人有一个很好的歇息之处,人们在这里可以休息、交流、交易、娱乐。甚至于远方的商人可以把廊桥当一回驿站。随着时间的流转,廊桥的功能还在悄悄地发生着变化。如今,它不仅仅是人们交通的工具,还是人们生活中休闲的好去处。夜幕降临,一些情侣来此约会,在这里留下了人生中许多美好的追忆。在廊屋里打牌、看戏、聊天更是当地人的一种时尚,使得寿宁人的生活因为廊桥的存在而越发精彩起来。(来源:宁德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