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5251|回复: 0

[原创] 机缘是一种执着的等待:等待水底那座桥的故事如鱼儿越出水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27 23:47: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火石 于 2021-1-28 10:59 编辑

1,引子:最近,闻名全国的鄱阳湖冬季枯水期露出水底古桥的新闻,引起了世人的关注。不论是石拱桥还是石板桥,那沧桑的恒久固美,愣是连冰凉的湖水也不曾将之刷毁。等待这样偌大面积的水域枯水,实在需要一种自然界懈怠于降雨的“慵懒机缘”。只是疫情防控之下,实在不是合适的时机,让热爱古桥又身在外地的人,实在难以近距观赏它们的美。
Screenshot_20210127_163742_com.huawei.browser_edi.jpg

Screenshot_20210127_164518_com.huawei.browser_edi.jpg

2,由远及近,如今泰顺也有这样一个藏在湖里的石桥机缘,浮现在人们的眼前,人有鄱阳湖,我有飞云湖,这个秘密也就藏在飞云湖的水域之下----
要想探索这个水下的秘密,在去往百丈镇的途中,过朱垟村未到朱岭头村,间中有个御铭站的候车亭,需右拐入小路。如果没有熟练的狭窄山路行车技术和经验,不建议驱车该段行程,不然你会开到腿发抖的。该山路其实是果园和茶园用的机耕山路,弯多路窄坡急,需胆大心细镇定。
IMG_20210126_144036_edit_167660319573374.jpg

IMG_20210126_134314_edit_167961776728015.jpg

IMG_20210126_135800_edit_167841875243138.jpg
3,七拐十八弯,车开到无路停一山腰,步行一段古道便到了飞云湖水域的一处支流“金坑湾”。
IMG_20200801_165447.jpg
4,对岸是娇翠欲滴的“文胸茶园”---
IMG_1238.jpg

5,飞云湖,是温州人的大水缸。湖面宽长,支流盘根交错。泰顺是整个飞云湖的上游源流。丰水期的支系金坑湾,似镜如玉。叔知道此处水下隐桥,只是平时水量充足,难觅其踪。
IMG_20200816_172445.jpg
6,这样的机会,总是让人一等就是几年,因为泰顺向来四季分明,雨量充沛,少有枯水期之说。想让飞云湖真正干涸,那是不可能的,这种机会比见鄱阳湖的桥还难还难,还难上几分。偶有时节,石桥悄悄探出半个头,顶着时尚的发型,好奇的打量着偶尔到来的垂钓者。
IMG_0906金坑石拱桥 (1).jpg

IMG_20200801_165605.jpg
7,只要你愿意执着的等,世上一切皆有可能。今年泰顺遇上了历史上罕见的枯水期。三四月那让路上行人欲断魂的春雨少有现身;夏季的台风没有带来充沛的雨水,如蜻蜓点水悄然而去;江南的梅雨期,那无休无止令人愁断肠的绵绵雨水也没有如期而至;秋雨似乎也和多情的山城捉起没心没肺的迷藏;冬季,雨水干脆进入了冬眠蛰伏了起来;整个飞云湖,水位降了又降;好在它的肚量够大,远处的温州人很难感受到湖水的变化。湖下的小岛终于不再潜水一言不发,充满了水墨的意境;金坑湾的石拱桥,终于在叔不断的跟踪关注中,见到了它的真容。
IMG_20210126_133004.jpg

IMG_20210126_133033.jpg

IMG_1799.jpg
8,“来,笑一个,叔给你拍一张;”结果,桥没有笑,它保持着石头的斑驳、沧桑,保持着石般的矜持和严肃;笑的是叔自己,那种久候的“欢饮”,唯有自己内心清楚。
IMG_20210126_140837.jpg

IMG_1811.jpg
9,金坑桥原先横跨的只是一条小小的山水溪流,它先前是黄坑、南坑洋一带村民出入去往百丈镇的必经之处。桥栏、桥身和桥基,由青石、蛮石、卵石和花岗石等横砌拱券及填充堆垒筑成。桥基卵石的填充堆砌,本地的百姓习惯用一个俗语来表达:“卷”。飞云湖的蓄水,把溪流变成了湖面,也把石桥淹没进了历史。那细腻优质的湖沙,密密麻麻拥簇着它。如果哪一晚,桥如果盖着厚厚的湖水睡不着,它不数羊,它数沙子就够了。
IMG_20210126_141522.jpg

IMG_1812.jpg
10,这样的枯水位,让水里洗澡的鱼儿都觉得不爽。朴实的雷老伯,也称其景难得一见。他祖辈来自仕阳一带。自他太爷起就到百丈这边安家生活了。我站在厚实又柔软的沙子上,听他回忆起了桥的故事:建国前即1948年,原先是木平梁桥,不料毁于水患改建石拱桥。那时他才5岁,桥的故事也是后来他父亲给他说起的。出资建桥的人,原来是文成县那边的一个地主,地主原先在文成也颇有善举,先在文成建了一座桥,后迫于斗地主形势,逃难到泰顺百丈口这边种番薯,期间又出资建了如今这座金坑桥,以便村民来往村镇。据说,百姓为了他的这些善举,后在斗地主运动中因此没有过分为难他。
因年代久远,雷老伯也忘了该地主的姓氏。叔在桥岸边没找到碑记,确切的资料信息也一时难以核实。陈述间,雷老伯对这座打小就陪伴他的石桥,显然很有感情,也对桥当初壮观赞不绝口。

IMG_20210126_141612.jpg

历史任凭雨打风吹去,或许叔不必较真于它的诸多过去;如今桥的历史,不是背负着村民百姓出行的步履,而是见证那湖水赋予苍生新的发展使命吧。

火石于半耕斋
2021-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