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3353|回复: 0

[原创] 我的美丽乡园泰顺之水井:古井无波忆时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2-8 20:29: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火石 于 2021-12-9 11:07 编辑

  水于人,如空气一样重要,是生命的源泉。旧时无自来水普及,或者生活用水不够,挖井取水,就成了百姓的一桩大事。
  择水源,是慎重的。考虑了几个因素:地理风水上的吉地,百姓认为秽祟不明的地方不能择水源做井;地下或者石缝内水源要四季长流不枯竭且清澈少垢;水井不能做在有污染源的近处或下游,防止渗透;水源点地质结构要稳定;
  水井的属性大致有几种:惠泽一方村子的众井,水井较大较深能满足多数人用水,一般在村头村尾或者村中心;人丁较多的大户宅第的院(族)井、散户人家的私井。后两者的井一般在院或屋的后头,靠山墙的地方;以及特地场所的水井:寺庙井、书院井、宗祠井等;
  井在形制上,根据使用材料、水源地理形状及财力方面的因素,有不同的样式,井圈和内壁有正方形、圆形、长方形、半月形、多边形、或者不规则状。众井和院井,有众人和宗族之力,比较讲究。往往用青石、花岗岩、蛮石等加固或装饰;散户的私井则比较随意,因地制宜甚至可能就是一个泥井;
  一口水井,不仅是提水那么简单。它有四个功能:满足基本生活饮用水是最重要的;其次是浣洗衣物:没有洗衣机的年代,一切“全自动”;
  其三存果蔬保鲜:泰顺旧时人家一般没有冰箱,甘冽清凉的井水恰好能起到保鲜作用。用水井保鲜果蔬最常见的主要是蒲瓜、天罗瓜、佛手瓜、茄子和西瓜,后来也有汽水及啤酒;水井相对恒温保鲜的效果是相当好的。
  也是家庭妇女的信息交换中心:老井岸边垂柳在,邻家劳妇洗涤尘。这么说是有根据的,旧时没有现代发达的通信技术和设备,相互之间的联系沟通,靠的就是面对面。特别是在村庄里和左右邻舍之间,很多信息或者家里长短,都是家庭主妇经常在晴好天气的日子,集中在众井边洗衣物时,传声筒般的传递开去。
  她们的话题,零碎而杂散。随机想到啥就说啥,但不至于国事天下事挂心口,也不可能像现在的人大谈某某明星娱乐。她们主要闲聊村里城里、男人女人、此家彼家、孩子抚育、农事厨房生活作息等等等等,有好的也有搬弄是非的,有开心的也有伤心的。说到开心的事,那彼此串起的笑声延绵震荡连井水都波纹泛动,说到伤心的事,则可能低沉的如井水一样的冰凉。水井与人,是联结人际关系的纽带,也是市井人生万象。
  更是儿童少年养鱼虾的小天堂:几乎每一口井,都有被孩子们养小鱼的经历。一般常见的小淡水鱼,鲤鱼、鲫鱼、石嗒、溪白、石斑鱼、溪虾、溪蟹等都会被他们放进去养,数量不会太多个体也不会太大,不至于影响水质,不然大人也不允许。时不时,他们就会相伴趴在井沿上,探着头朝井下淘气的大喊,或者拿小树枝捣鼓一番,有小鱼儿受惊于水下乱串,就足以引起孩子们的无限乐趣了。
  泰顺每到农历十月后,有酿红粬糯米酒(俗称红酒)的习俗。每到这个时节,就会择天文潮汐情况,提井水酿酒,家家蒸糯米十里飘香。
  叔家旧房后头以前曾经也有一口小水井,那是父亲从山体上硬凿出来的,不到一米深。叔小时也很爱往里面养溪鱼,还会投米饭进去。因此为了保持干净,每星期都会把水舀尽了,刷洗一次再让重新蓄水,周而往复。
   随着生活用水量的增大,很多村里都会自行集资,在山上建水池,通过竹子或者水管引水户。视村子的大小、房屋的集散程度,有的供全村或者周边几户、十几户人家使用。再如今,自来水进入千家万户,城镇、农村在现代化建设中也日益城市化,各种水井的周边环境及地下水质随着开发建设,受到污染不再适合饮用。水井也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淡出人们的视线。不见旧时戏鱼处,乡音怀井情依然。留下的,仅是伴着水井留在心里的故事和记忆。
俱往矣,饮水思源,瑞泽黎民,水井修的其实也是一世的功德吧。

(一)水井是历史文化的遗存:
  千年古村库村,留下了形式完整唐宋风格的村落,村中众井-清阴井周边也成了村民的集散中心。它的历史如此厚重,如此通透。
新浦库村清阴井 (2)_副本.jpg
新浦库村清阴井 (1)_副本.jpg
  旧时“罗阳书院”曾在现人民广场实验小学之址,书院井建于明嘉靖1532年,是士子问学时专用的井。时今,它的风貌难免因修而不同。实验小学,也是叔的母校,以前每班每周劳动课清洗教室,所提的水都是从井中来。
实小明嘉靖1532年罗阳书院之始建书院井 (3)旧时士子问学专用.jpg
  赤砂古井和儒学底(路)及泉井的建成,也是泰顺文化历史中的重要事件,分疆录里有记载。井边设有碑记。
赤砂古井 (1)_副本.jpg

赤砂古井 (4)_副本.jpg

IMG_20170320_142310儒学路及泉井_副本.jpg
(二)中国人的美学系统,在建筑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和释放。在保证牢固的同时,不忘审美的需求。在雪溪胡氏大院后头,凤垅头厝书院山脚边的这口井,别有玄机。走进透过井水的波光,只有细细观察,才会发现其中奥秘。为了防止井壁泥坍塌,加入杉木板进行箍固。寄生的水草和木板的天然孔隙,同时又能起到吸附杂质净化水质的作用。井的周围,用天然鹅卵石拼铺出美丽的花式。
IMG_20170202_144444雪富路91号边水井 (1)_副本.jpg

IMG_20170202_144444雪富路91号边水井 (3)_副本.jpg
(三)中国的传统文化和哲学精神,体现在建筑上也体现在水井中。如天圆地方的堪舆认识与处事哲学、时间与空间、星宿天文,以及美学的融入,也就有了日月井。
雅阳中村(林氏)清代日月井
雅阳中村清代日月井1 (1).jpg
雅阳中村清代日月井1 (2).jpg
泗溪下桥村建公墓日月井
泗溪下桥“建公”墓日月井 (1)_副本.jpg

泗溪下桥“建公”墓日月井 (2)_副本.jpg
柳峰山茶岚莲花塘月井
IMG_20190308_143108上茶岚莲花塘水井_副本.jpg
(四)众井,众景依然。在用的大多数水井,现都不再以饮用,而是继续发挥余热,用以普通的清洗等。
  罗阳石亭水井,地处古道。别看小,但远近闻名。到现在都一直是百姓追捧的取水点。边上就是内部大有千秋的仿古木风格建筑石亭。
IMG_20210619_133924_副本.jpg

IMG_20210619_134003_副本.jpg
罗阳山垟村竹林脚的这口多边形古井,青石圈沿口上至今还能看到光绪九年等字样。和周边的古民居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三垟村竹林脚水井 (3)_副本.jpg

三垟村竹林脚水井 (4)_副本.jpg
罗阳西门高厝水井,方正规则,青石花岗岩并重,水质清冽。
IMG_20170320_143838西门高厝水井 (1)_副本.jpg

IMG_20170320_143838西门高厝水井 (2)_副本.jpg
罗阳西门大庆洋井,就在现红绿灯口边侧。是泰顺目前存世井口面积较大的井了。早时在周边一直发挥着重要调节生活用水的作用。
大庆洋水井 (2)_副本.jpg
罗阳方家洋岭脚潘氏进士第边这口井,是叔在小学时代路过经常驻足的地方,这口井边以前永远都有几个大大的豆芽木桶放着。看豆芽摊主在此发豆成芽,每天淋水生长的过程,对那时的小孩来说很新奇。泰顺县城以前就一个菜市场,那时所有的豆芽,都是在这井边泡发的。
方家洋水井 (1)_副本.jpg
罗阳南门葡萄园小区边水井
南门葡萄园水井20140625_104951_副本.jpg
罗阳赤砂尾老电影院后方水井,也是较深的一口。
IMG_20161112_赤沙尾水井 (1)_副本.jpg
雅阳上连头村水井,也是清代遗存。村民在此打水,安养生息。
上莲头村清代古井 (2)_副本.jpg
三魁林厝下老井,现在周边环境变化也很大了。
三魁林厝下古井_副本.jpg
包洋乡水井,每一口井都有它留下的无数故事。或乡贤,或烟火。
IMG_20170409_143931包洋水井_副本.jpg
郑家庄水井,这个地处龟湖镇最偏远的村庄,和福建柘荣交界,有古道直去。
IMG_6030郑家庄水井_副本.jpg
积库桥头村垟尾水井
IMG_7248积库桥头村垟尾水井_副本.jpg
西旸东垟仔村水井
IMG_20201105_111705西旸东垟仔付氏水井_副本.jpg
洪口碗窑村水井,因为移民,这里也人去楼空。
碗窑村水井_副本.jpg
塔头底古村落(季氏)水井,现在被村里修建,换了马甲已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雅中塔头底_副本.jpg
三魁战洲东洋底水井
东洋底水井_副本.jpg
(五)落花无人随风去,庭院深深井几许:
  泗溪前坪张十一故居,旧时大户人家族亲众多,后院山前设了好几口井。
张十一故居_副本.jpg

张十一故居水井 (2)_副本.jpg

张十一故居水井 (3)_副本.jpg

张十一故居水井 (4)_副本.jpg
   雅阳百福岩周氏大宅院群里,水井做的很是考究。大院里,所有的附属设施,都是大户人家实力的体现。
百福岩周氏大院民居清代古井 (1)_副本.jpg

百福岩周氏大院民居清代古井 (3)_副本.jpg

百福岩周氏古民居古井 (1)_副本.jpg

百福岩周氏古民居古井 (2)_副本.jpg
  三魁庵前村张小建大宅院水井,设有青石井围栏,望柱头上雕刻出精美的覆盆莲花造型。彰显着这个大宅院曾经的大气繁华。
三魁庵前村张小建后院古井_副本.jpg
  三魁庵前张氏宗族大宅院水井,辅以花岗岩,加固异常。
庵前村张氏古井_副本.jpg
仕阳雪溪胡氏大院水井
胡氏大院水井_副本.jpg
雪溪桥东村胡氏宗族大宅院水井
IMG_20190211_135614桥东胡氏民居水井_副本.jpg
泗溪白粉墙村林氏大宅院水井
白粉墙林氏水井_副本.jpg
(六)禅道座前观山水
千年古刹印山堂村印山寺水井,从容淡泊一定也染上了一份佛性吧。
印山寺水井_副本.jpg
仕阳圆岩寺,这块天然的巨石下面自成石室,内有甘泉润肺。
IMG_20200526_152447圆岩寺 (1)_副本.jpg

IMG_20200526_152936圆岩寺水井_副本.jpg
(七)最是那扑面而来的乡野气息
泗溪横坑(李氏)水井,一个李老伯曾经告诉我,别看其不起眼,却有个风趣的命字叫“江蟹井”。他比划的做了解释:也越看越像。
垄底李氏民居 螃蟹井_副本.jpg
泗溪这口井的宅子,曾出过百岁老人,因称百岁井。
百岁老人民居古井_副本.jpg
沐峰双坵田何氏民居水井,边上有高层土楼,高耸巍峨。
IMG_20200628_162742沐峰双坵田何氏水井_副本.jpg
上洪黄氏民居水井
上洪_副本.jpg
魁张宅张氏民居水井
IMG_20170329_130508三魁张宅民居水井_副本.jpg
  
古井无波忆旧年,回望藏在那井里的过去时光。叔总是怀念其儿少时,去白溪外公家的情景。那时没有交通工具全靠走路,从县城里走到白溪,一铺路感觉像长途跋涉很是遥远。到了外公家,他总是叫我去屋后的水井里打点水先洗个脸很是舒服。那时,我便会在井边呆得很久,饶有兴趣的观察着表弟们放在井里的鱼儿。这样的场景,随着岁月永远铭刻在脑海里不曾忘却。
乡园如斯,旧时光的记忆里总是有无穷的朴素,让人感到亲切和怀念,一如这水井-----
    火石于吾乡书屋 笔
     2021-12-7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