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51124|回复: 28

[原创] 感觉西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8-15 18:54: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翻翻西行照片,追忆着高原生活,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藏民脸上的高原红、特异的藏袍、蓝天白云下的梵坝、活佛与朝圣途中的信徒……这些影像展现出来的仅仅是肤浅的认识。回来一段时间了,关于这次旅行我总动不了笔,很多印象在脑海里翻腾,但不知该如何表达。
总觉得还是遥远。在西藏的二十多天里,我是个局外人。我是以一个观赏者来到这里的。在青藏和川藏公路上我看着一些虔诚的藏民做五体投地的拜佛仪式,在拉萨看着给我骑三轮车的藏族小伙子因为自己需要而扯下别人店面窗帘当挡水板;在赛马会上看着从马背上摔下的康巴汉子自豪得称自己是将军!也看着在美丽的圣湖纳木错旁,一群小孩耍着花样要你给钱。。。
在西藏的日子,我诧异于蓝的极致的天空、如此妙曼长久的日光、使世界透明的朵朵白云,我恍然大悟修行者是因为相信转世而幸福寻找精神之路,相貌富于质感、体魄坚强的藏族汉子才会如此自信;我感慨于西藏种种遥远的意象,因为确切的说,在西藏的大多时间里我在走马观花,并没有实实在在走进它的生活。
所以西藏于我还是遥远。我是个唯物主义者,但我在西藏很多时候感觉到了灵魂之类的东西。人们通常将西藏称之为灵魂像风的地方,然而我发现西藏的灵魂不是风,是任何一种强烈质感里的比如山脉、石头、冰川、戈壁之类的东西。也有可能是极为柔软的比如白云、河流、青稞地、牦牛、马儿等等。当我碰及他们,我感觉到了他们永恒的灵魂。就连在山坡上吃草的羊儿,它悠闲的一动不动,我也断定那是大自然的标本。在西藏,我发现在我们现实生活中没有一样东西可以跟他们一样亘古不变。他们坚挺的山是有格的,连绵的雪峰是永生的,僧人孤守的山间小庙是世人可望不可及的。
脚下是一望无际的绿色草地,头顶是飘着云朵的蔚蓝天空,远方是巍峨连绵的皑皑雪山。草原上小伙扶着吉他弹着唱着,高原红姑娘腼腆的笑了。。。用怀念的方式记录我在西藏的旅行。
—— 题记
 楼主| 发表于 2007-8-15 18:59: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 召唤

西藏,很久以来在我脑海里是个完美的名词——中国一个最西部最辽阔的地方。后来它在我脑海里又成为一个捉摸不透的形容词——古老、神秘、清澈。西藏,它代表着一种神秘的边缘文化状态抑或实实在在的藏区生活?种种捉摸不透的臆测,让我神往不已。待到出发前,我却迷惑并隐隐藏着不安:我为什么要远行,它的意义是什么?
2007年7月18日,出行的日子。晚7点多从温州出发到达上海火车站是早晨5点半。需要候车3个多小时,然后赶往西宁。就在上海火车站发生了小段插曲。现在回想特别有趣而又意味深长。
出来玩得遵守团队的纪律性,但很多时候并没有绝对的合理性。在上海火车站很长的候车时间里,我为了给自己的MP4充电而需要暂离团队一会时,却遭到反对。理由是MP4不是很重要的东西,可以不去做。然而,当时我豪不疑迟,丢下一句“我喜欢!”当时也被自己吓一跳,这样果断而有力的三个字。
突然有种近似领悟的感觉。因为去西藏的理由,我一直很模糊,到出发前,我几乎想不出为什么一定要去了,当我肆无忌惮甩出那三个字时,我觉得这就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啊,有什么比除了喜欢就去做更幸福呢?
发表于 2007-8-16 10:15:18 | 显示全部楼层
吃饱了躺下.......心灵的召唤......
为自己而活,这是活着的真谛!
期待看你更多的感觉........
 楼主| 发表于 2007-8-16 14:04:56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火车上的时光

火车上的生活大抵是慵懒、无谓、闲适的。在上海到西宁的三十多个小时路程,我体验了生平第一次坐长途列车的经历。带给我的是兴奋,一开始我对火车上的旅途就充满着新奇快乐的想法,以致于这段旅程有着美好的开端及美好的收尾。
   
也许每个人出行都会邂逅一些可爱的陌生人。坐在我下铺的大哥大姐是青海人,很快我们就熟悉起来。他们热心跟我们说了很多关于青海的民俗风情。至今我还清晰记起他们说的 “青海的姑娘不洗澡 青海的房顶会赛跑 青海的山上不长草”有意思的顺口溜来。
     
整个旅程中,车厢里的歌声不曾停歇。第一个晚上,我们和大哥大姐齐声唱起青海民歌《在那遥远的地方》,深情的歌声,让我们陶醉。我们累了就躺下,大声唱过又换成低声哼唱,在这里时间和空间都是慢悠悠的。
     
歌声在流淌着,时间也在流淌着。既然在漫长的路上你无法去抵抗时间,不如就享受浪费时间,这有种大无畏的彻底放松自己的感觉。歌声、窗外的风景带有着“在路上”的魅力,窗外风景不断在变化,车子不断在行走,脑中的奇怪思想总是不断在闪现,随意的哼唱,随意的笑。在路上,我从未畏惧过时间的脚步。
     
车厢里的时光是诗意的。唱完了青海民歌,我建议大家唱起经典苏联民歌《三套车》。青海大哥用他低沉磁性的歌喉领唱:“冰雪覆盖着伏尔加河,冰河上跑着三套车,有人在唱着忧郁的歌,唱歌的是那赶车的人。。我发现民歌才是最具有诗意的,诗意的情绪让大家莫名其妙感动起来。奇怪在火车上的第一个晚上,让我过得异常安稳踏实。
     
早上5点醒来,青海大哥告诉我已到了西安,一会就可以看到西安古城墙。洗涑完毕,坐在窗前凝视着,不一会儿富有历史沧桑感的古城墙就出现在眼前了。这天天气青灰灰的,我就这样坐在窗前静静等待时间流走。列车一直朝西延伸,能感觉到时间是流动的。车窗外,一片广袤的绿色被晨雾轻笼着,那一片绿色中又探出点轻盈的树冠来,由浓至浅,规则的不规则的,别有韵味。
     
经过西安、宝鸡,进入甘肃天水,便看到了渭河。细雨中的渭河,被青翠的山环着,这里的山让我仔细捉摸了半天,它好像披着一层薄薄的绿色外衣,后来我才发现西部很多的山,除了戈壁就是草甸,不像南方的山长的是高大的树。当火车穿入一条隧道,却发现刚刚隧道一头的水还是翠绿清冽的,在另一头却又变得混浪翻腾了。她细长延绵,黄的刺眼,沿着山流转。刚刚是平缓、云雾缭绕的山,一会又变成了俊俏挺拔的山势。我说这里的山有“仙格”,因为它的灵动、幻变。   
      
甘肃天水、甘谷一带乡野间的房子,也是很有意思的。院子大多有围墙,类似黄泥夯的马头墙,后来听说那种民房叫半片屋,黄土坡上大多是这种风格的房子。在经过甘肃最贫穷的甘谷地区时,我第一次见识了如此干旱贫瘠的土地,但也看到了收获的场景,许多小孩大人都在地里收获土豆,将土豆堆成了小山,土豆是这里唯一的农作物。
      
这里山是光秃秃的,只看到一种绿色树木,就是钻天杨。钻天杨这种大西北极普通的树木高耸挺拔,枝干直指蓝天。在甘肃很多灰白荒凉的戈壁乡野中,是其貌不扬的钻天杨让我感觉到了这片土地的不屈精神。这里空旷.荒凉,却真切。
      
在甘肃陇西镇的火车停靠站,我下去感受气温,发现在我们内地炎炎的7月,在这儿感觉到冷飕飕的呢。见对面火车车厢上写着“工资太少,铁路工人要加薪”的大字样。
   
过陇西、定西、兰州,再过两个小时便到西宁。火车上的两天时光结束了,但我经常想起青海大哥大姐的歌声,还有那天早上他们给我们从二十节车厢外的食堂里端来了热腾腾的米粥。我没来得及感谢他们,就赶往了旅途的下一站。
 楼主| 发表于 2007-8-16 19:54: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门源油菜花开

说实在的,假如没有身边一帮绘声绘色的同行伙伴,我将删去青海门源这段游记。因为当我面对那片金色之源,我发现我的语言是相当贫瘠的,比如形容铺天盖地的油菜花,我的脑海常常是空洞,很难找出一个适当的词语。然而有了同行伙伴Happy 、红扑扑他们平实而生动的表达,让我又急于表达那样的此情此景。
门源是一个回族自治县,因拥有水草肥美的广袤草地,被誉为“祁连山金牧场”。这里的一山一水都闪动着大地的富足和灵性。 门源地处青藏高原与黄土高原的过渡地带,历史上曾为“丝绸之路”的辅道,也是青海的“北大门”。 而广袤漂亮的油菜花是门源的特色。据说这里的油菜花有五十万亩,不知有无夸大,不过从视觉角度看,的确是浩瀚如花之海洋。
7月的门源,祁连山下一片金色的海洋,几十万亩盛开的油菜花构成了一道夺目的风景,当车子驶入门源,放眼望去,眼前便是绿色、黄色、蓝色交融在一起。这是大自然被花海织成的颜色,那种美是震撼人心的! 车子仿佛在交织着各种颜色的地毯中行驶,同行的红扑扑叫到:“感觉这里的油菜花一撒花籽就开!”是啊,我们就是撒着花籽而来,只要我们经过的地方,哪里都是成片的花的海洋。
门源是一个让人高度亢奋的地方。由于它的夺目斑斓的色彩能随时调动你的神经。当清晨的阳光冲破云层,那也是极富色彩的,云层的边上被镶上了紫色的、黄色的、蓝色的边。我的旅途从来不缺少歌声,一大早我们就唱起了有关马儿的歌曲,车上同我属马的占了大比例,我们精神越唱越高亢。
当车窗外的油菜花开始大片大片呈现,太阳升得快,云朵开始欢愉起来。HAPPY在车里嚷开来:“天上白云一朵两朵三四朵,地上油菜花五片六片七八片。”幼儿园阿姨菲菲赶紧接过话茬:“花儿全被HAPPY采个遍,留下欢声笑语一片。”一路上,我们快乐的笑声与花海连成了一片。
这里的祁连山脉雪峰,怀里揽着油菜花海,在正午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光。午后油菜花地里,草地上、小河边,三三两两的牛儿,懒洋洋躺着,晒着太阳。同行不知谁说了一句,当这儿的牛真幸福!
门源地形复杂,高差悬殊,北部祁连山麓群峰耸立,南部达板山高拔陡峻。从南至北,平缓的山坡又过度到高山。在车子经过的一片绿谷中,点缀着点点白色,靠近了才知是吃草的羊儿。
在翻越高海拔的大坂山时,经过了坡陡弯急的“十二盘”山路,在翻过了第十二盘山路后俯瞰山谷:那是怎样的高原风光呵!从远至近,连绵雪山、柔软的麦地和油菜花地,浅滩、小山谷,逶迤的山路,一个蕴含着诸多景物的五彩斑斓的仙境。
我是七月到达的青海,我想青海留给我的最深刻的代表符号便是油菜花了。
_MG_0616.jpg
青海门源达坂山“十二盘”公路上的合影
发表于 2007-8-17 10:03: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更多
发表于 2007-8-17 10:07:44 | 显示全部楼层
青海的姑娘不洗澡??
那青海的男的洗澡不??
发表于 2007-8-17 10:21: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洗澡,不会吧!
 楼主| 发表于 2007-8-17 11:32: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青海湖的暮与晨

我们是傍晚到达青海湖。形容是傍晚的样子,其实已将近九点,因为这里的太阳九点多才下山。在其他人联系吃饭住宿那会,我冲下车忘乎所以的跑起来。当时我只想追着夕阳,仿佛夕阳就在前方,但其实离的好远。我仍旧跑着,虽然有些气喘,但我兴奋啊。有时摔倒在了草地上,我就顺势趴在草地上拍青海湖日落。

天际渐渐有乌云盖过了白云,而且紧挨着湖面,越来越低。我从来没见过乌云的光束投射,阴霾中却带着温和。天的一边是柔柔的乌云笼盖,另一边却是红通通的火烧云。我几乎是躺在地上打滚了,滚向哪边拍哪边。四周静谧极了。此时湖面就要与天际连在一起了。眼前画面并非只有深蓝的湖和灰色的云,天际颜色呈现了多种色彩,乌云上面是过饱和的蓝,这蓝和乌云之间又夹着紫色白色黄色,好奇妙的色彩组合!应是灰色调的夜幕四合时分,然而在这里却创造出了奇异的光!

以前从没这么真切得看着天色是怎样一点点暗下来,只到湖面上最后一点光。这里的光,这么直接,这么透明,我真怀疑在内地见着的光难道是被神灵遮蔽起来了。

那天晚上,我拖着脏兮兮的一身,幸福感满满。关于青海湖的暮色,我无法用生动的词汇来形容,即使是满载而归,我还是不能为它说出些什么。
睡在青海湖边的那一晚很宁静。大早起来去拍日出。每天的太阳都是新的,这让我感叹于世界上一切生命都是动人的。于是我精神焕发。

关于青海湖的日出,也让我的语言失效。我担心我表达的全是废话,即使废话,还是得放大了胆子胡说。应该怎样形容这种美呢?我觉得美在这里也是失效的,青海湖的清晨是一种通体透彻,当天色还没有蓝起来,太阳还没出来的时候,湖面是最真实的。不是蓝不是灰不是绿,就是一种通透的感觉。如果你问通透是什么感觉呢?就如同人最质朴的天性一样,显得清澈、明朗。在这里你可以触摸到叫真实叫纯净的东西。我蹲下身子,用手抚摸它,并舔了舔湖水,一点点咸。这就是中国最大的咸水湖的味道了。

湖的海平面,渐渐亮起来了。金黄色的太阳钻出来地平线。天空渐渐蓝了,蓝的仔细、蓝的广漠。站在湖边,什么也不想,你似乎忘了自己的存在。湖面也越发蓝的深远、蓝的对称。

我们呼吸着大量新鲜清冷的清晨的空气,开始朝格尔木出发。
发表于 2007-8-19 23:58:05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很好~还傻的文笔真好!还是这么有个性!~~~~这次你们人多西多哦~~还以为只有你们四个人去哦~~MM也多西多哦~~~~~~
 楼主| 发表于 2007-8-23 22:19:32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格尔木出发

车厢里的早晨宁静而安详,我精神似乎格外好。亮着嗓门唱了几首歌唱祖国的歌,马上被队长提醒不能浪费氧气。因为今天会经过海拔五千多米的唐古拉山口,于是大家养精蓄锐。即使身边的戈壁越加鬼斧神工,天上的云越发千变万化。那云真是千丝万缕啊,仿佛是轻风吹过留下的痕迹。我幸福地告诉自己,我在青藏高原上啊!

向格尔木进发,就进入了荒凉的柴达木盆地,一路上是戈壁沙漠。我对戈壁的印象, 绝非单调,而有其温情的一面。很喜欢海子那首在青藏高原上写的《日记》:“姐姐,今夜只有戈壁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没有想到,在面对戈壁,在还原到最原始的状态中,海子依然有他最温柔的诗句。海子是孤独的,这一声声姐姐,令人心碎。当我面对这片辽阔苍茫的大地时,我体会到了孤独的感觉。在远离家人,在遥远的高城里,突然有强烈的想落泪的欲望。我想起了我的家人。

连续整个下午感受了翰海的荒漠与寂静,傍晚我们到达格尔木。格尔木号称戈壁新城,是青海第二大城市。感到意外的,这样孤独地立在沙漠深处的一座城,竟然不是一座荒凉的城,城市绿化非常好、拔地而起的现代建筑也是鲜花簇拥。格尔木的夜晚清风习习,星星作陪。

次日离开格尔木市区,沿青藏公路行驶,前方是连绵不断山石嶙峋的昆仑山,路两侧则是一眼望不到边的荒漠。

我感受到了高原的神秘、孤傲深邃。不只是辽远苍茫,这里蓝天、 雪山 、戈壁滩,那么协调的组合在一起,虽说这里的山贫瘠,然而遒劲峻峭的山谷或是戈壁后面,却又背靠着雪山,在他们面前却又生长着柔软的油菜花或丰美的草甸。高原的风光真是让人捉摸不定,还刚是不毛之地的沙漠戈壁,转眼就会成了河谷、盆地或草原。不过不变的是,天那么蔚蓝,云朵如此剔透,离我们那么近。

在青藏高原,还有一个景观是非常奇妙的,你可随意看到日月同辉。在那些荒芜的山尖上,一边阳光强烈,一边淡淡的月牙儿挂在山坡上。偶尔雪山还会在山后若隐若现探出一角,非常美丽。

公路笔直伸向前方,仿佛我们就是驶向与天际相连的地方,但这是天路啊,绵长得找不到尽头。

公路旁一处“昆仑山”石碑旁,我们见一新建道观,门前立着许多石像,好奇之余我们停车参观。我见一衣着灰旧的道士,从观里探出身子,又若无其事的缩回。不知怎的,这个场景一直在我脑海里闪现。出了道观我还一直想着,不管是巍峨昆仑山脉中的一个小观,或一个远离尘世的道士,他们都早已领略了落寞的意义了吧。

在到达名叫西大滩的小镇后,昆仑山的连绵雪峰就完整的横亘在眼前了。山脚下的河谷映着蓝天,显得宽广清冽。海拔6178米的昆仑山脉最高峰玉珠峰就在眼前,离得很近。玉珠峰雪山的白和我们内地见到的雪山大不一样,它白的纯粹白的刺眼,山体细腻光滑,背靠着蓝天,阳光照耀下越显得无限绵长。玉珠峰北坡的三条冰川,从顶部沿山谷俯冲而下,很是壮观。据说,这里一直被登山爱好者作为训练基地。

我们在玉珠峰山脚吃了暖暖的羊肉汤,我很高兴几天下来竟习惯了以前从来不敢闻的羊肉味了。

就在玉珠峰山脚,我们还碰到了好几头骑自行车进藏的黑驴。他们说出发前脸并不黑,已经在路上几个月了,脸膛就是被风吹黑的。不过这也不稀奇,一路上,我们碰到的强人不只他们,入藏旅行,除了乘汽车的,还有骑摩托车的,骑自行车的,有走路的,还有磕长头的。许多人通过自己特有的方式实现自己的入藏梦想。

在翻过海拔4767米的昆仑山后,开始穿越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该如何形容这全国最大的无人区呢,沿途放眼之内,看不到一棵高点的树木了,甚至连一点绿色也难寻觅。我们车子以二十码不到的速度行驶着,寻找着藏羚羊。不多久,远远的,我们在路旁发现了藏羚羊!他们并不惧怕生人,好像还摆出了优美的姿势,任由我们拍个够!一路上,我们清点着藏羚羊、藏野驴的数量,就在我们的视野之内,就看了几百只野生动物!

经昆仑山口、五道梁,便到了沱沱河。这里是长江的发源地。走近时,他显得很平静,没有比想像的更宽更急,但我还是震撼了,可能是因为在海拔4700米的高原上吧。千万年来,他由格拉丹冬深处的冰峰上滴出的生命汇聚成流。千万年来,这里是远离世界的“第三级”生命的禁区。如果长江是有生命的,那么在这遥远的世界屋脊,他该用何等顽强的毅力默默承受着命运的冷落。不为谁到来,不为谁离去而欢喜或忧伤。
发表于 2007-8-23 22:50:17 | 显示全部楼层
令人激动的旅行,让人感动的日记!非常真切的感受和细腻的体会,我们共同期待精彩的下文!
 楼主| 发表于 2007-8-23 23:54:46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藏北高原的一夜

在海拔5200多米的唐古拉山,队友们几乎不可遁逃的被高原反应击倒了。一行十人,过半以上有头痛、呕吐、呼吸困难的症状。也是在这里,我完全消除了对高原的恐惧。站在这世界屋脊上,你可以明显感觉到空气稀薄了,人突然有种空灵、无可寄托的感觉。当确信自己挑战了如此高的海拔,又变得兴奋起来。???
??
自唐古拉山口沿坡而下,途中大部分人依然有着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队长开始惊慌:大家不能睡着!于是,我建议状态好的队友一起唱歌。这样大大消除了车内恐惧的气氛!这一路海拔平均在4500米以上,我们竟一路高歌,且越唱越高亢。也不知唱了多久,只知我们将老歌新歌都唱了个遍,唐古拉山一路飘过的歌声,在高原上回荡。

天色是如何渐渐暗下的,我们都全然忘记了。时间就这样不经意流走。歌声让我们无所欲求,又将我们引向这青藏高原。当我们在车窗外瞧见了灯火人家,原来已到了水草丰美的唐古拉山脚下——安多县。

安多是我们进入西藏的第一个县城。到达安多,才发觉自早上十点钟在西大滩吃了点羊肉粉到现在我们胃里还没装下任何东西!好不容易找到了一藏式饭馆,很简陋,餐馆里夹杂着羊膻味及房间阴霾的味道,匆匆用过餐后,大家已筋疲力尽。已经是夜里11点多,本来大伙计划着在这里过夜,然而这里藏区房间的气味却无法忍受。更主要是,此行里几位队友已经患了不同程度的感冒,最为严重的是HAPPY。这个队伍里最快乐的伙伴,一路上,他总说着“我的头是向日葵,阳光走到哪,我走到哪”,没想到唐古拉山口,第一个趴下的是他。当领队瞪着大眼告诉我们,HAPPY睡着了,且呼吸越来越微弱了!队长发出号令,连夜赶到拉萨!因为只有拉萨才够医疗条件。

虽想着队长是夸大其辞了吧,但这里每个人都是第一次进藏,总还得小心翼翼些。
车上的气氛开始显得紧张起来。隔着几分钟,队长就叫“HAPPY在不在?”“不能睡着!”。。。其他患了感冒的也不敢睡,海拔太高,睡了醒过来就想吐。司机大马哥也患感冒了,从早上六点从格尔木出发,已经连续开了近20小时的车。我想我是车上特殊一个还有心情在感受藏北高原之夜人的了。

青藏高原上,虽然路况很好,但这里全程都限速行驶,就是说这个关卡口到那个关卡口时间已作了规定。这也许是最原始的限速手段了。但这对于遥远的青藏高原,许是唯一合理有效的方式了。即使打算连夜赶往拉萨,到目的地也是是明天七八点了吧。此时,大家都四肢紧缩着已经坐了将近20个小时的车。

所以我们总是开出一段路程后,可在路途中休息一阵。凌晨1点40,车子停下来休息。由于白天亢奋过度,在海拔四千米的公路上如何睡得着!也许入藏总得经历艰辛,当是一种人生体验吧。在藏北高原的某个陌生的地方,我同队友一起,静静陪着高原的星星月亮。那晚上,我拉下车窗,感受着空气里某种清冷的月光成分……

凌晨两点,司机大马哥放了一首柔情的歌曲,歌名不知道,只记得有句歌词是等待千年的孤独,结尾是一声马的嘶叫,接着车子又上路了,真是了不起的大马哥。
凌晨三点四十,我们到达那曲,住进了一家宾馆。
真该睡觉了。
 楼主| 发表于 2007-8-24 12:57: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七 来到拉萨

我们是中午从那曲出发到拉萨,一路上连绵不断的藏北风光,让车内的高原反应减少了些许。出了那曲镇,人烟就立即稀少了,要见到冒着牛粪烟的牧人毡房,要隔着半小时左右。广袤的藏北高原上,成片的牦牛,远远望去,象极了一个个标点符号在游动。

那曲海拔4650米,跟拉萨在海拔上相差一千米,气候骤变是常事。在往当雄的路上,还刚刚是晴空万里却突然下起了冰雹。很有意思的高原气象:金黄的阳光下夹杂着冰粒,打在我们车子上咚咚作响。
然而今天却是个阳光温暖、 清风习习的日子。虽然下过一阵冰雹,但我们只需穿一件衬衫。在我们两旁都是平缓连绵的雪山,这就是著名的念青唐古拉山,加上山下的草原,还有山口的五色经幡,显出了十足的藏北风情。

过了羊八井就可看到树了。看到了树,意味着就快到拉萨了。于是大家精神抖擞。
在我们身旁,出现了一条不急不缓的河流。谁喊到这里就是拉萨河了!韩红唱的“我的家乡在日喀则,那里有条美丽的河”,这河就是拉萨河吧。为何我眼前的拉萨河,呈现的是青灰色,没有想象的清澈?盛产阳光的拉萨,我们赶上了,然而却没赶上拉萨的阳光。所以连美丽的拉萨河也为之失色了吧。

车子快速驶入拉萨城区。进入城区,抬头便见着布达拉宫了!布达拉宫是悬浮在这座城市上空的,除了“雄伟壮观”外,再也找不到其他词语来形容。红白相间的殿宇依山势上升,恍若通往天界的阶梯,或者说它本身就是天上的宫宇?若非这宫宇就是被繁华的街道环绕着,你真会相信这宫殿便是天造之物。

拉萨的新城区,繁华喧闹,现代化的建筑拔地而起,商品广告铺天盖地,汽车迅速穿梭,跟内地没什么两样。然而旧城区,却是让我大开眼界了:古老的八廓街、手持转经筒口诵六字真言的善男信女、身上着厚实的藏袍藏民的缓缓步履……在旧城区,时钟仿佛仿佛被拨慢了,甚至感觉的到时间的凝滞。宗教与现代化构成了这个城市风景的两个侧面。

晚上我和木子及红扑扑一对约上大马哥下馆子。这个青海大马哥,这两天在青藏公路上陪着我们一路颠簸劳顿,却始终微笑着,不吭一声。叫人觉着一种信赖、友好、宽容的魅力。
发表于 2007-8-24 14:35:50 | 显示全部楼层
另人羡慕的旅行啊
发表于 2007-8-24 16:05:57 | 显示全部楼层
如同连环画和小说,如果你只想看表面,那么你快速浏览连环画,如果你感受生活、享受人生,那么你要慢慢品味小说。还傻的文章,得慢慢看,从头开始看。这里即便没有图片,但是看了文字,图片显得不重要,你可以慢慢想,慢慢感受,图片只能看到风景,但是,文字却能看到风景以外的东西。
 楼主| 发表于 2007-8-24 18: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八 丹孜和他的幸福生活

整个故事没有开头也没有结尾,不过是在拉萨一次真实有趣的见闻而已。我叙说的是一个在拉萨骑三轮车的小伙子,及他一大堆美妙的想法。
丹孜20岁。在拉萨租了一辆三轮车。丹孜就是一个——在拉萨——骑三轮车的——小伙子。
骑车的时候他都想些什么呢?
他想着如何将自己的车子打扮的漂亮些,吸引路人的眼球;他想今天出车或许碰上个不计较的老外,给个50元,零钱就不用找了。或者一路上有什么新鲜的事情发生,碰巧让他给撞上了;……他也许还想些别的事吧,谁知道呢?
我和阿木拍了布达拉宫的夜景,正准备回宾馆,这时丹孜的三轮车正巧从布达拉宫前面经过。见我们是来旅游的,丹孜一开始就大开口要了8块钱。最后好说歹说5块成交。我们坐在车上,光赏着拉萨夜景,好不悠哉。
“阿姨,前面有表演,我们先下去瞧瞧!”称呼我们“阿姨”,我和阿木当场瞠舌!还没等及反应,丹孜跑远了!我和阿木见此情景,捧腹大笑!丹孜今天算碰上好运了,碰巧赶上了一场免费观看的露天选美比赛。
大约半个钟头,丹孜才颤悠悠的回来了。
“你不怕,我们把你的车骑走了?”
“你们不会拉走的。”
丹孜继续骑着车。东拐西拐的,又把我们拉到了一打烊了的商店门前。他二话没说下车,东张西望了一会,径自扯下了商店屋檐下的塑料门帘。我们再次目瞪口呆!
“这是别人的东西,你怎么拿得这么自然?”
“我需要。”丹孜显得有点不好意思。
“不需要的话,我不会要的。” 他马上又补充到。
这就是他的合理逻辑?!我和阿木都怀疑事情的真实性了。强烈的好奇心,让我们想走进他,了解他的生活。
其实,丹孜对拉萨还不是很熟悉,刚到拉萨还不到一个月。他几乎带我们兜了一大圈,还是没找到我们的宾馆。
“5块钱只能这里下车了,送到目的地要8块。” 他开始耍赖。
见他已经拉着我们一个多小时了,虽然白忙活,但我们有意跟他还起价来。
“七块!”
“八块”
“七块!……一路上我们就这样大声嚷嚷,拉锯战似的,谁也不让这一块钱。
我和阿木面面相觑。一路上真是被这样一个车夫笑得前俯后仰了。
为了看到真实的丹孜,我们准备请他吃面条。
丹孜显得很高兴。我们进了一家川菜馆,这类川菜馆在拉萨比比皆是。
边吃面条那会,我和阿木你一言我一语的问开了:

“知道浙江吗?”
“听说过,是吃稻米的。”
“你家住哪呢?”
“日喀则北雪乡。”
“家里有几亩地?”
“60亩青稞地。”
“将来也一定要娶藏族姑娘当老婆吗?”
“藏族姑娘会种青稞地的。汉族姑娘不会。”
“不喜欢汉族姑娘吗?”
“她们不会种青稞,娶过来亏掉了。”
“在拉萨踩三轮车,一个月可以挣多少钱?”
“一千多块呢。”
“挣来的钱都花哪了?”
“都交给父母了。”
……
“这是车费,说好七块,不给八块的。”临走时,我掏出7块钱放在桌上。
“你们请我吃面条了,车费不要了。”丹孜居然不好意思起来。我坚决塞给了他。
丹孜突然又问我们,
“娶汉族姑娘要多少钱?”
“在我们那里,十几万吧,不过女方可以陪嫁一辆轿车”
“我没钱,有没有不要钱的?”
“如果真的不会种青稞地,会做饭,会给我生小孩,也可以在拉萨开个店,也可以……丹孜自顾自的说着。
就是这样一位藏族小伙子。挺自然率真的吧。
第二天,在哲蚌寺,当一个老婆婆也叫我“阿姨”,我才明白了“阿姨”在藏语中是“小姐”的意思。
发表于 2007-8-24 22:09:23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
读还傻的文字真是享受!
关于丹孜, 看了, 现在还是想笑呵呵!
 楼主| 发表于 2007-8-24 23: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来都半个月过去了,关于青藏线还没叙说完毕,还有大半的精彩在后头呢!还有磅礴艰险的川藏线!出发前就承诺阿木(白云)、大笨钟回来一定及时写游记,但真不知何时才能完成这项作业呢。
白云,你的游记和照片赶紧上呀!
发表于 2007-8-26 15:06: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丫头还“调戏”良家少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